登录入口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莒县 > 历史文化

试析东汉琅琊国迁都之谜

发布人:党史研究室    稿件来源:莒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3-12-25

 

试析东汉琅琊国迁都之谜

东汉光武帝刘秀取得政权后,为加强中央集权统治,将自己的十个儿子分封为王,琅琊王刘京即是其中之一。

据《后汉书·光武十王传》记载,东汉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刘京被封为琅琊公;建武十七年,进爵为王;永平五年(公元62年),刘京到达封地——莒城。建初五年(公元80年),刘京上书汉章帝,愿以琅琊国的华、盖、南武阳、厚丘、赣榆五县,换取东海郡的开阳、临沂两县,并且将都城从莒城迁至开阳(位于今临沂市)(见《后汉书·郡国志》)。建初六年,刘京去世。

刘京在莒城生活了18年,为何到了晚年却又迁都开阳?《后汉书·光武十王传》说因为莒城中有城阳景王刘章的祠庙,神灵多次传下话说宫中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所以刘京决定迁都开阳。这个说法看似顺理成章,但若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其中有许多疑点。

一、关于神灵之说

上文中提到的城阳王刘章,是西汉齐悼惠王刘肥的儿子,刘邦的孙子,因诛灭吕氏有功,被封为城阳王,定都莒城。刘章去世后,“自琅琊、青州六郡,及渤海都邑,乡亭聚落,皆为立祠。”(《重修莒志》卷四十八)也就是说,刘京到达莒城时,莒城内早已有城阳景王祠,为什么刘京在莒城生活了18年,从未因“神灵”而迁都,18年后才有“神灵”之说?即便有“神灵”之说,刘京为何不在琅琊国境内选一个县城迁都,却又以五县换两县,迁到当时还很普通的开阳城?令人疑惑。

二、关于刘京的性格

刘京的性格,《后汉书·光武十王传》有两种记载:1、“京性恭孝”;2、“琅琊骄宕”。不难看出,“恭孝”和“骄宕”是两种不同的性格,从《后汉书》对刘京的记载中,看不出他“恭孝”的一面,却明显表现出“骄宕”的性格。

其一,永平二年,明帝刘庄把太山郡的盖县、南武阳县、华县,以及东莱郡的昌阳县、卢乡县、东牟县增封给琅琊国。刘京无功却接受增封,且无谦让,可以看出刘京有“骄宕”的性格。

其二,刘京的母亲——光烈皇后阴华丽去世后,明帝刘庄把太后遗留下来的金宝财物全部赏赐给刘京。刘京不恭让而全部接受,可以看出他“骄宕”的性格。

其三,刘京都莒,好修宫室,用尽各种技巧,宫殿的墙壁以金银作装饰。这种耗费巨资,大兴土木的“政绩”,本也没有什么可炫耀的,但刘京却“数上诗赋颂德”。由此更可以看出他“骄宕”的性格。

刘京自幼过惯了奢侈的生活,驻莒18年,使莒城宫殿金碧辉煌,怎么会因为“神灵”的原因,舍弃豪华的生活环境,将国都迁到一个在当时还很平常的开阳县城?而且还以五县换取两县,这种明摆着吃亏的交易,与刘京的性格是截然不符的。诸多疑点,说明刘京迁都因“神灵”之说是站不住脚的。那么,到底什么原因使刘京做出迁都开阳这一重大决定的呢?

三、刘京迁都的原因

综观刘京的一生,历经了光武帝刘秀、明帝刘庄、章帝刘炟三个时期。光武帝刘秀是刘京的父亲,由于刘京的母亲阴皇后一直受到刘秀的宠爱,因此,刘京在光武帝时期一直享有优越的家族地位。刘庄登基后,由于刘庄与刘京同为阴太后所生,刘京在皇族中的优越地位有增无减,上文在分析刘京的“骄宕”性格中已经谈到,在此不再赘述。

史书中没有记载章帝刘炟对刘京的态度,从宗族关系上讲,刘京是刘炟的叔叔,刘京“骄宕”的性格可以为其父刘秀和其兄刘庄放纵,但不一定能为他的侄子刘炟包容,刘炟宠爱的首先应该是自己的儿子和兄弟。

建初四年(公元79年)四月,刘炟为巩固自己的政权,壮大自己的势力,立刘庆为皇太子。同月“己丑,徙巨鹿王恭为江陵王,汝南王畅为梁王,常山王为淮阳王。辛卯,封皇子伉为千乘王,全为平春王。”五月,罢免了车骑将军马防,同时提拔司徒鲍昱为太尉,南阳太守桓虞为司徒(《后汉书·肃宗孝章帝记》)。这是刘炟登基后第一次大的人事调整,很明显,这是一次权利和利益重新分配的政治变革,虽然这次改革没有触及到刘京的利益,但他一定意识到自己受宠殊异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琅琊国在当时所处的优势地位,使刘京隐约感到自己面临着危机。

琅琊国优势之一,地大物博。据《后汉书·郡国志》记载:“琅琊国,秦置。建武中省城阳国,以其县属。”可见,东汉初期的琅琊国是将西汉琅琊郡和城阳国合并而成的,又加之明帝刘庄把太山郡的盖、南武阳、华,东莱郡的昌阳、卢乡、东牟等6个县的赋税增封给琅琊国,地域之大、赋税收入之高可想而知。

琅琊国优势之二,都城坚固,宫殿华丽,有着重要的军事位置。上文中已谈到刘京好修宫室之事,莒城宫殿之华丽无需多述。关于莒城之固,史书早有记载。战国末期,乐毅伐齐,连下七十余城,唯莒、即墨不下(《战国策》卷十三《齐六》)。王莽时期,赤眉攻莒,数月未克,不得已放弃莒城,转战他处(《后汉书·刘盆子传》)。由此可见,莒城在东汉之前早已是易守难攻的军事重地,又加刘京18年的修筑,更为坚固。如此坚固的军事重地,只能被皇帝宠信的人据有,否则就会成为皇帝的一块心病。

因此,刘京在皇族地位中的疏远和东汉初期琅琊国的两大优势,是造成刘京迁都的根本原因。从家族关系上来讲,刘京毕竟不是章帝刘炟最崇信、最亲近的皇族中的人物,皇族中的内部斗争和权力之争,对于刘京当时所处的优势地位来说是危险的,史书虽然没有记载有人算计刘京,但刘京失宠是势在必然的。在宫廷内部斗争激烈的大环境中,他只有采取削弱自己以求自保的方法,以琅琊国的五个县换取东海郡的两个县,同时将国都从莒城迁往开阳。自此以后,莒城渐衰,开阳渐盛。

(撰稿 莒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张同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