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入口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莒县 > 历史文化

纵述莒城三千年

发布人:党史研究室    稿件来源:莒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3-12-25

 

纵述莒城三千年

西周初年,周武王封少昊族后裔兹舆期为莒国国君,国都介根,即今胶州市南关街道办事处城子遗址。春秋时期,王室衰弱,大国争雄,小国不断被吞并,许多诸侯国多次迁都,莒国也于春秋初自介根迁都至莒城,至今近三千年的历史。本文试从政治、军事的角度将莒城城池三千年的兴衰史做简要阐述,并就教于各位同仁。

一、春秋时期,莒城破旧,无险可守

春秋时期,作为莒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莒城是怎样一个状况?《左传》中有如下几段描述:

《左传·成公八年》记载:

夏,晋侯使申公巫臣如吴,假道于莒,与渠丘公立于池上,曰:“城已恶。”莒子曰:“辟陋在夷,其孰以我为虞?”对曰:“夫狡焉思启封疆以利社稷,何国蔑有?唯然,故多大国矣。”

这段文字是说:鲁成公八年(前583年)秋天,晋景公派申公巫臣出访吴国,借道莒国。巫臣与莒渠丘公站在城上,说:“城墙太破旧了。”渠丘公说:“我国偏远狭小,又在蛮夷之地,谁还会打我们的主意呢?”巫臣说:“狡猾的人总是想着扩展疆土以有利于自己的国家,哪个国家没有这种人?正因为这样,所以有很多大国。”

这段文字通过晋国使臣与莒子的对话,反映了莒城或渠丘城的破旧。

《左传·成公九年》记载:

冬十一月,楚子重自陈伐莒,围渠丘,渠丘城恶,众溃,奔莒……楚师围莒,莒城亦恶。庚申,莒溃。楚遂入郓……莒恃其陋而不修城郭,浃辰之间,而楚克其三都,无备也夫!

这段文字是说:鲁成公九年(前582年)十一月,楚国大夫子重从陈国出兵攻打莒国,包围了渠丘城。渠丘城墙很破旧,守军溃败,逃到莒城。楚军又包围了莒城,莒城的城墙也很破旧。十七日,莒城守军溃败。楚军又攻入莒国的郓城。莒国这次大败,是由于没有防备的缘故。

这段文字通过战争验证了莒城的破旧。

【注】上文中涉及到两个地名,即渠丘、郓,渠丘城在今江苏省赣榆县大莒城村、小莒城村。郓邑,位于今沂水县高桥镇徐家荣仁村。

鲁成公九年(前582年)处于春秋中期,正是莒国国力较为强盛的时期,《左传·成公八年》和《成公九年》的记载,足以说明春秋中前期的莒城规模并不宏大,甚至是破旧不堪的。

莒国遭到楚国重击后,是否吸取教训而修筑城池呢?《左传·昭公十九年》的记载给了我们答案:

秋,齐高发帅师伐莒,莒子奔纪鄣。

这一年是鲁昭公十九年(前523年),是楚国连破莒国三座城池之后的59年,齐国来攻,莒子(莒共公)弃莒城而逃至纪鄣城,说明这时莒城仍是无险可守。

上文列举了莒国战败的史料,说明了莒城之破旧,且无险可守。但春秋时期莒国战胜别国的史料也是有的,能否证明莒城坚固呢?

公元前550年(鲁襄公二十三年)发生了著名的且于城之战,莒国战胜了齐国。《左传·襄公二十三年》记载了这一史实:

齐侯还自晋,不入。遂袭莒,门于且于,伤股而退。明日将复战,期于寿舒。杞殖、华还载甲,夜入且于之隧,宿于莒郊。明日,先遇莒子于蒲侯氏。莒子重赂之,使无死,曰:“请有盟。”华周对曰:“贪货弃命,亦君所恶也。昏而受命,日未中而弃之,何以事君?”莒子亲鼓之,从而伐之,获杞梁。莒人行成。

上文中有一个“袭”字非常重要!《左传·庄公二十九年》云:“凡师,有钟鼓曰伐,无曰侵,轻曰袭。”说明齐国对莒国的这场战争并没有调动强大的军队。齐国于公元前550(鲁襄公二十三年)秋天先后攻打了卫国和晋国,并且取得了胜利,一个小小的莒国哪里还放在齐侯的眼里,因此齐侯袭莒的军队一定不是他用来攻打卫国和晋国的所有军队,齐军自晋国凯旋后,应该有大批军队携带着战利品返回到齐国国都临淄城,而齐侯所率领的仅仅是出征时的一部分军队。在齐侯攻打卫国和晋国的时候,有齐国重臣晏婴和崔杼相随,但齐侯攻打莒国时,并未涉及这两位重臣,我们只看到了杞殖、华还这两名级别不高的军官。

且于城之战,莒国为何能以弱胜强,战胜齐国?我在《春秋且于城之战评述》中已经作出论述,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齐侯轻敌,军备不足;(二)齐师远征,将士疲惫;(三)莒国战备充分;(四)莒君有为,不惧强敌。同时,战争发生的位置是且于城和蒲侯氏城,不在莒城,因此,且于城之战的胜利,不能说明这时的莒城是怎样一个状况。

综上所述,春秋莒城曾经是一个规模狭小、破旧不堪、无险可守的城池。

二、战国时期,莒城坚固,易守难攻

春秋末至战国初期,莒国东部有越国夹削,西部和北部有齐国侵蚀,疆域微缩,国力衰弱。公元前431年(楚简王元年),楚国北伐灭莒,但由于楚国与莒国距离遥远,无法长期占有,不久莒地便被齐国占有。史书对齐国占有时期的莒城也有记载。

《战国策》卷十三《齐六》记载:

燕攻齐,取七十余城,唯莒、即墨不下。

《资治通鉴》卷四“周赧王三十六年”记载:

是时,齐地皆属燕,独莒、即墨未下,乐毅乃并右军、前军以围莒,左军、后军围即墨。乐毅围二邑,期年不克,乃令解围,各去城九里而为垒。

这两段文字记载的是同一件事,即战国时期乐毅伐齐之战。公元前284年(周赧王三十一年),燕国上将军乐毅率领燕、秦、赵、魏、韩五国之兵,攻打齐国,连破七十余城,只有莒和即墨没有攻下。乐毅就合并右军和前军来围攻莒城,左军和后军围攻即墨城。打了一年还没有攻克,于是乐毅下令解除围城,去城九里而筑垒。后世称为“乐毅垒”。五年后,田单以即墨为基地,施反间计,打败燕军,将齐襄王从莒城迎回临淄,并收复了失地。

莒城被燕国军队围攻五年而不破,说明战国时期莒城规模之大,城池之坚固。春秋时期不堪一击的莒城,为何到了战国时期就变成了一个固若金汤的城池?是谁加固了莒城?目前能够解释这一现象的资料并不多,只有原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张学海老先生认为,春秋时期的莒城是今城阳镇钱家屯遗址,此遗址规模较小,我们现在所居住的莒城是“是齐人灭莒以后所筑,和即墨、阿城等同属田齐‘五都’之列,故规模如此之大,西汉又被用作城阳王王都。”(张学海:《莒史新探》,《莒文化研究文集》,山东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26-127页。)

当然,这只是张学海先生的一家之言,我们一般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的莒国故城就是现在的莒城。

三、西汉时期,莒城更加坚固

(一)汉初两次战事

第一次:公元前205年(汉高祖二年)正月,项羽北至城阳,攻击齐王田荣,田荣败走平原(今德州市陵县),被杀。三月,田荣的弟弟田横收罗逃亡的齐兵数万人,占据城阳,抗拒项羽的军队。

第二次:公元前203年(汉高祖四年)韩信攻击齐王田广,田广自临淄逃至城阳,被韩信俘虏。

这两次战事中的城阳都是莒城,说明莒城在西汉初期是一处军事重地,可以作为自我防卫的军事屏障。

(二)城阳国的设立

公元前179年(汉文帝元年),设立城阳国,国都莒城,据《汉书·地理志》,城阳国下辖四县:莒、阳都、东安、卢,时间是公元2年(西汉元始二年),这时已经是西汉末年了。西汉中前期的城阳国有多大?现在没有确凿的资料,我们只能从西汉时期城阳王之子封侯的地域范围和部分出土文物来分析,我们认为:西汉中前期的城阳国比西汉末年所辖四县的地域范围要大得多,南部到江苏省赣榆县和山东临沂市,北部到诸城市,东部到海,西部到蒙阴县。(参阅朱文民:《汉城阳王世家》,《莒文化研究文集》;董书涛主编《日照博物馆馆藏文物集》第128页海曲汉墓出土的竹简中有简文“天汉二年城阳十一年”。)

诸城市曾出土一枚金质印章“石洛侯印”。(苏兆庆编著《古莒遗珍》,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5月版,第155页。)石洛侯,《汉书·王子侯表》作“原洛侯”,《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作“石洛侯”,汉武帝元鼎元年(前116年)四月,封城阳顷王刘延之子刘敢为石洛侯,在位26,因杀人被废,地归琅琊郡。此印章出土于诸城市,石洛故址应该在今诸城市境内。汉武帝之前,此地应属于城阳国地域。

日照海曲汉墓出土了一批竹简,共39枚,专家考证是汉武帝后元二年(前87年)的视日简。(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山东日照海曲汉墓(M106)发掘简报》,《文物》2010年第1期。)这批竹简中,有一枚记有“天汉二年城阳十一年”的竹简,(董书涛主编《日照博物馆馆藏文物集》第128页。)“天汉”是汉武帝年号,海曲汉墓竹简既用汉朝纪年,又用城阳王纪年,说明西汉海曲县在汉武帝时期属于城阳国。西汉末年隶属于琅琊郡。何时划归琅琊郡?为何划归琅琊郡?不得而知。

城阳国疆域为何在西汉初期较大,而到了西汉末年缩小到四县之区域?主要原因是汉武帝施行的“推恩令”所致。西汉初期,刘姓诸侯王不断有反叛朝廷者,汉文帝时期,有淮南王、济北王反叛;汉景帝时,晁错建议削藩,结果导致吴楚七国之乱。汉武帝元朔二年(前127),主父偃上书,建议令诸侯推私恩分封子弟为列侯。这样,名义上是上施德惠,实际上是剖分王国以削弱诸侯王的势力。这一建议既迎合了武帝巩固中央集权的需要,又避免了激起诸侯王武装反抗的可能,因此立即为汉武帝所采纳。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推恩令”。“推恩令”自汉武帝开始实施,一直到西汉末年。城阳王的儿子先后有55人被封侯,城阳国的土地逐渐被这些侯爷们占有,城阳国辖区逐渐减小,至西汉末年,城阳国只有四县之大。但应该看到,莒城作为城阳国国都,历代城阳王一定会不断修筑,使莒城更加坚固。

西汉莒城之坚固,还可以从新莽时期发生在莒城的战事反映出来。

(三)新莽时期,樊崇起义,验证了西汉莒城之坚固

公元18年(新莽天凤五年),琅琊人樊崇在莒县起兵,转战于泰山郡,后领兵回攻莒城,未克,又转战于姑幕。攻杀王莽万余人,所部发展至十余万人,因眉染红色,故号“赤眉军”。

公元22年(地皇三年),樊崇领兵十余万人,围攻莒城,数月不下,有人劝樊崇说:“莒,父母之国,奈何攻之?”樊崇离去。

按,樊崇是西汉琅琊郡灵门县人,灵门县位于今沂水县东北部,与安丘、莒县相邻。姑幕县,位于今安丘市南部的石埠子村。

    樊崇两次攻打莒城而未克,说明莒城在西汉历代城阳王的营建下,异常坚固。

四、东汉时期,莒城华丽而坚固

(一)东汉初年,莒城之华丽达到极致

《后汉书》卷四十二《光武十王列传》记载:

京都莒,好修宫室,穷极伎巧,宫殿壁带皆饰以金银。唐代李贤注:“壁带,壁中之横木也,以金银为,饰其上。”)

刘京,东汉光武帝刘秀之子,明帝刘庄一母之弟,他在皇室中的地位很高,他是光烈皇后最小的儿子,特别受到光烈皇后的宠爱,光烈皇后去世后,其所有遗物都赐给了刘京。

刘京自公元62年(明帝永平五年)到达他的封地琅琊国国都——莒城,至公元80年(东汉建初五年)迁都开阳城(故址位于今临沂城),在莒城居住了19年,把莒城王宫修得富丽堂皇。同时,东汉末年发生在莒城的战争验证了东汉时期莒城之坚固。

(二)东汉末年,战乱频仍,莒城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公元160年(东汉延熹三年),琅琊人劳丙、泰山人叔孙无忌攻陷琅琊属县,屯兵于莒。东汉朝廷派中郎将宗资前来镇压,琅琊人赵彦献“孤虚之法”,因莒有“五阳之地”(即城阳、阳都、开阳、南武阳、安阳),所以从五个带“阳”字的郡发兵,莒城被攻破。(《后汉书·方术列传·赵彦传》。)用五个郡的军队攻打莒城的军队,说明莒城之坚固,易守难攻。

公元196年(东汉建安元年)吕布攻破下邳(今江苏睢宁,自称徐州刺史;徐州刺史陶谦部下萧建,为琅琊相,治莒,与吕布暗通。陶谦派镇守开阳的骑都尉臧霸,出兵攻破萧建。吕布听说后,亲自率兵攻打莒城。臧霸害怕吕布前来掠夺,坚守莒城,拒不出战,吕布攻打不下,返回下邳。(《三国志·魏志》卷七“吕布传”注。)此战也反映出莒城之坚固。

五、东晋末年,五胡乱华,莒城又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317年(晋元帝建武元年)三月,琅琊王司马睿登基,称晋王,改元建武,定国都于建康(今江苏南京)。史称东晋。

司马睿登基后,收辑人心,安定江东,南方广大土地,赖以得全。中原人民之不堪异族统治者,相率南迁避难。期间,东莞郡莒县之臧、刘等大族也南迁至京口(今江苏镇江)一带。侨居初期,仍有思归之念,故因其旧籍,侨置郡县,史书有“东莞莒人”之称。

这一时期的莒城多次遭受兵乱。

319年(晋元帝大兴二年),晋泰山太守徐龛以泰山郡反叛,攻破东莞太守侯史旄,以东莞郡(治莒)降石勒。是年,石勒即赵王位。史称后赵。321年(晋元帝大兴四年),徐龛复降晋。

324年(晋明帝太宁二年)正月,后赵将兵都尉石瞻攻取东莞郡,东莞太守竺珍投降石勒。莒县复属后赵。

399年(东晋隆安三年),南燕王慕容德掠地青、兖二州,取广固(今山东青州市西北)为都城。以南海王慕容法为兖州刺史,镇梁父,攻莒城,莒城守将任安弃城而逃。慕容德以潘聪为徐州刺史,镇莒城。

405年(南燕太上元年),慕容德去世。侄慕容超立,以段宏为徐州刺史,镇莒城。

406年(南燕太上二年),徐州刺史段宏等谋反,南燕王慕容超派容昱攻陷莒城。

东晋末莒城多次遭受战争的蹂躏,说明这时的莒城还是很险固的,有着很高的军事位置。

六、北魏时期,莒城三重,并悉崇峻

郦道元《水经注·沭水》记载:

其城三重,并悉崇峻,惟南开一门。内城方十二里,郭周四十许里。

“其城三重,并悉崇峻”,说明莒城之险固,为易守难攻之处。

“惟南开一门”,说明当时社会动荡,莒城是以战争状态来布局的,而不是和平时期以便民为主旨的布局。

“内城方十二里,郭周四十许里”,说明北魏时期莒城规模之宏大。

南北朝时期,莒县附近战乱不断,但战事主要发生在今沂水、临沂两地,沂水这时称团城,北魏初为东徐州治,后为南青州治,莒城这一时期为南青州治下的东莞郡治。

468年(宋明帝泰始四年·北魏献文帝皇兴二年)正月,宋东徐州刺史张谠以团城降魏,魏以中书侍郎高闾与张谠对为东徐州刺史,镇守团城。莒县属魏。

498年(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十二年),魏孝文帝改东徐州为南青州,治团城,领东安、东莞、义塘三郡。东莞郡辖莒、诸、东莞三县,郡治莒。

524年(北魏孝明帝正光五年·梁武帝普通五年)十一月,梁扫虏将军彭宝孙攻取魏东莞郡。

527年(北魏孝明帝孝昌三年·梁武帝普通八年)正月,梁朝将军彭群、王辩围攻琅琊郡(今临沂市),自夏至秋,魏青州刺史彭城王邵与南青州刺史胡平派兵攻打梁朝军队,梁朝将军彭群战死。琅琊郡仍属北魏。

虽然南北朝时期的战事多发生在团城,但莒城距团城较近,为备战的需要,莒城只开南门,便于防守。

七、唐、宋之后,莒城不再险固

唐、宋五百多年间,莒县无战事,人民安居乐业,由于州、郡等政治中心他移,莒城仅为一县之治,既无加固之财力,也无加固之必要。三重城池逐渐变为一重,城池不再如以前那样险固。

(一)唐至清代的地理志和地方志记载

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卷十一记载:

(莒县)县理在莒国故城中,城三重,并皆崇峻,唯南开一门。子城方十二里,郭周回四十里。

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第二十四卷记载:

(莒县)县理在莒国故城中,三重,并悉崇峻,唯南开一门。子城方十二里,郭周四十余里。

上文两段文字均是沿用或抄袭了郦道元《水经注》的说法,并谓“莒国故城”,说明并不是唐、宋莒城的实际状况。唐、宋五百多年间,莒县太平无战事,莒城不可能“唯南开一门”,给百姓生活带来许多不便。这两段文字仅是抄袭古籍,并且在《水经注》原文的基础上又加上了“莒国故城”,却不知春秋莒国故城不可能有三重,也不可能“并悉崇峻”。

元代于钦《齐乘》卷四《古迹》记载:

莒城。莒州治。外郭周四十余里,内城周二十里,子城周十二里。《寰宇记》曰:“县理在故城,城三重,皆崇峻,惟南开一门。”

这段文字因为是在《古迹》篇,所以,“外郭周四十余里,内城周二十里,子城周十二里”的记载也仅仅是古迹遗址而已。

明嘉靖《青州府志》卷十一《城池》记载:

莒州城,古城阳城,周九里。元至元间参政马睦火者镇莒,以城大难守,截去西、南、北三隅,止修东北,约为小城,周五里八十步,为门者三,东曰望海,南曰壮仓,北曰沙浦。国朝正德六年,知州刘仲刚重修,高二丈二尺,壕阔二丈七尺,深半之。

这段文字较为详实,记载了元、明时期的莒城开始缩小的史实。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

旧城三重,皆崇峻。子城方十二里,城周二十里,外郭周四十里。元至正中,参政马睦火者镇莒,以城大难守,截东北隅为今城,周五里有奇。

这段文字多是抄袭古籍。

清雍正《莒州志》卷五《建置·城池》记载:

莒城,即古城阳城,周九里。元至元间参政马睦火者镇莒,以城大难守,截去西、南、北三隅,止修东北一隅,约为小城,周五里八十步,为门者三,东曰望海,南曰文明,旧曰壮仓,北曰沙浦,正德间复修城,高二丈二尺,池阔二丈七尺,深半之。万历间知州古公(谷文魁)始筑以砖。

    这段文字记载了元、明、清时期的莒城状况及城门的变化过程。

(二)唐代之后的兵事

唐、北宋,莒县无战事。

金代,莒县境内主要有两股军事力量,即李全、杨妙贞率领的红袄军和以燕宁率领的金军。

1211年(金大安三年),益都人杨安儿起义,义军因身穿红袄,故得名“红袄军”。他们先后进攻莒州、密州,重创金兵。1214年(金贞祐二年),杨安儿被杀,余部由杨安儿之妹杨妙真统领。1216年(金贞祐四年),杨妙真率领万余众红袄军至莒县马鬐山安营扎寨;同时潍州红袄军首领李全拥众数万,也到马鬐山会合。马鬐山成为红袄军抗金的大本营。1218年(金兴定二年),李全袭破莒州,擒金将蒲察,并留军据守莒城。此时,南宋宰相史弥远闻李全屡败金兵,夏初,派遣赵国为义军监军,至马鬐山。赵国到马鬐山时,李全远征未返,杨妙真率众出迎。赵国傲慢无礼,李全大将王仙愤而杀赵国。李全返回,上书史弥远请罪,史漠然置之,于是,李全斩王仙于马鬐山下。王仙被杀,军心不服。金招抚副使黄掴阿鲁答袭破李全于莒州,金军乘胜南犯,李全弃马鬐而奔海州。

1220年(金兴定四年),金封山东安抚副使燕宁为东莒公。燕宁,初为金莒州提控,守天胜寨。红袄军王公喜据守注子堌,率众袭据沂州。燕宁攻打沂州,红袄军败走,金兵重新占领沂州。因燕宁屡次打败红袄军,招降红袄军的胡七、胡八部,被升为同知安化军节度使事、山东安抚副使。后来,燕宁在天胜寨战死。天胜寨,即今莒县碁山镇天成寨村,此村群山环绕,地势易守难攻,石砌圩子至今仍清晰可见。

金代莒县两股最大的军事力量都以山为守,说明当时莒城已无险可守。

元至正年间(13411368年)参政马睦火镇莒,以城大难守,截子城东北隅为城,周五里有余,面积0.84平方公里。设三门,东门称“望海”,南门称“壮仓”,北门称“沙浦”。后因城郭荡坏,知州刘好礼导西湖之水,环绕城池,以防强人入侵。

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明大将徐达攻克沂州,莒州周黼迎降,莒地属明。

1420年(永乐十八年),蒲台人唐赛儿聚众起义,起义军别部宾鸿攻下莒州、即墨,约万余人围攻安丘。

1511年(正德六年)三月,霸州农民起义军首领刘六、刘七、齐彦明等率众攻打莒州城,新任莒州知州刘仲刚竭力抵御,未能攻陷。

1642年(崇祯十五年),清兵攻陷莒城,莒州知州景淑范(字拱辰)及官绅殉难者数十人。

1643年(崇祯十六年),清兵又至,血洗两日,临城环围三、四十里,城关庐舍,拆毁无存。百姓外逃,地尽荒芜,户口仅存十之二、三。莒城东墙根有“万人坑”,北关有“好汉茔”,孔家园有“万骨坟”等地名,就是清兵屠莒时的杀人场地和埋葬尸体处。

清代莒城无兵事,对莒城造成巨大伤害的是自然灾害。

康熙七年(1668),莒州发生8.5级地震,城垣倾圮。

雍正八年(1730)六月,大雨如注,七昼夜不止。洪水横流,东起屋楼山下,西至浮来山根,东西四十余里,平地深渊。大水冲毁城墙、城门。

民 国

19382月,日军侵莒,国民党高级将领刘振东阵亡,县长许树声逃跑,城门、城楼及城墙部分地段毁于炮火。4月,日军撤走,县长许树声调民夫拆除莒城部分城墙。19396月,日军千余人和伪军一个师二次侵占莒城。

1940年,日伪政府组建“城工委员会”,重修城池,新建哨所20处、炮楼4座、守城垛口200余处。

194411月莒城解放后,为防日军反扑,抗日民主政府调集民工,将其拆除。

结束语

综上所述,莒城自春秋至民国时期,期间经历了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的一个变化过程,古代莒城规模的大小,主要取决于政治和军事的需要,当然与经济也是分不开的,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莒城之华丽、莒人之富足将会超越历史任何一个朝代,这既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同时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自豪。

撰稿:张同旭